中國金屬材料流通協會,歡迎您!

English服務熱線:010-63265698

搜索

“鋼鐵詩人”陳雷鳴詩集《夜行的人》正式出版發行

 

圖片


近日,“鋼鐵詩人”、中國詩歌學會會員、中國金屬材料流通協會常務副會長兼秘書長陳雷鳴的詩集《夜行的人》由長江文藝出版社正式出版發行。該詩集收錄了陳雷鳴近年來工作之余潛心創作的100多首詩歌。

據悉,多年來,陳雷鳴堅持文學創作筆耕不輟,已在多家報刊雜志、專業公眾號發表詩歌、散文、小說、報告文學等文學作品數十萬字。《夜行的人是其第一部詩集。該詩集從去年底被列入長江文藝出版社2020年度出版發行計劃項目,歷時一年多的時間于近日正式出版發行并上架銷售。
該詩集得到了著名詩人、《五臺山》雜志主編梁生智的大力支持,并親自為詩集作序。

 

附:梁生智先生為詩集《夜行的人》所作的序《讓心在詩中安放

 

讓心在詩中安放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梁生智

 

許多人都寫過“詩”,許多人都有過做詩人的夢想。

但是,多少年后,經歷過許多,遭遇過許多,感悟過許多,依然還堅持寫詩,或者在某一個階段又開始寫詩,那就一定是熱愛!

雷鳴就是這樣!

寫詩,然后步入社會,然后“北漂。何謂“漂”,無根之態,用字典的解釋就是“浮在液體上不動或順著風向、流向而移動”,問題是這個“向”很多時候并不是自己要去的目的地。所以,許多苦痛或者悲哀是說不出的,也許就會把一個人壓垮!

所以,很多時候,一個人需要自己給自己尋找方向,自己為自己點燃一盞燈,為自己開出一條路。這樣的人需要的是智慧,勇氣,熱愛,激情,信念,還有忍耐……雷鳴憑著諸多的品性走出了他現在的人生,應該說是極為難得。而就在他所擔負的責任越來越大,他所要考慮和處理的事情越來越多的情況下,他寫出了大量的詩歌作品。

他將自己認為可以拿得出手的集錄為《夜行的人》,夜行的人。披一身星光/追逐的夢。穿透夜的屏障……夢在遠方。心在自由飛翔/天上。有一顆陪伴我的月亮”。我們常講“言為心聲”,閱讀雷鳴的詩,可以感受他一直堅持的追求和尋求內心通途的執著。說他是回歸也好,說他是前進也好,他都是走在詩的路上。他的詩里有許多寫到“遠方”,“遠方”也是他詩歌所呈現的情境和精神寄托。

“遠方”和“詩”有關系嗎?沒有,一個方位,一個藝術,可謂風馬牛不相及。

“遠方”和“詩”有關系嗎?有,一個是內心的目標,一個是內心的方向,當然有!實際上,只有具有詩性的人,才會在行進中不斷發現詩。詩是詩人精神上的宿命和回歸。無論走多遠,必須回到內心,也就是一開始出發的地方。只有對得起心的感受才接近詩,才可能成為詩。

人類文明的積累和豐富不管有多少,也不論有多少手段,更不管有多少條路,但人終始會回到為自己尋找精神家園的路上。人之為人的意義?人應當具有的精神和心靈的終極關懷?人能走多遠?人要往何方?

德國詩人荷爾格林寫下一首詩《人,詩意地棲居》當生命充滿艱辛,/人  或許會仰天傾訴:我就欲如此這般? /誠然。只要良善純真尚與心靈同在/人就會不再尤怨地用神性度測自身。/神莫測而不可知?神如蒼天彰明昭著?/我寧愿相信后者。神本人的尺規。/劬勞功烈,然而詩意地,/人棲居在大地上。/我是否可以這般斗膽放言,/那滿綴星辰的夜影,/要比稱為神明影像的人/更為明澈潔純? /大地之上可有尺規? /絕無!。”“詩意地棲居”就成了一種象征。海得格爾講“人要重返詩意的棲居,就需拯救語言”他所謂的拯救語言實際上就是那種傾聽到整個世界,又來自內心的對生命存在的言外之意的表述。也就是他所說的只有作為一種審美現象,人生和世界才顯得合情合理"

所以,我們可以清楚,一個不斷思考的人才會不斷陷入詩意,一個終始熱愛的人才會在意安心的處所,一個心懷敬畏,對自己有美好要求的人才會讓整個人生的行程烙上詩的印記。

所以,雷鳴寫道:

“遠方是一種信念/一個堅守/一份永不凋謝的希望”

 

許多時候,我們會因為生活中的無數不如意擊垮;許多時候,我們會因為所遇所睹迷惑心智;許多時候,我們還可能因為內心的欲望走火入魔。所以,談“堅守”常常會讓自己都感覺好笑。

但是,當內心種下詩的種子。一個人就會因此不同。熱愛,敬畏,善良,歌唱,守候……”這應該是詩人擁有的光芒和可以照亮自己和照亮別人的力量。

雷鳴的詩都非常樸實,他總是在直抒胸臆。他的詩里有許多是和故鄉和愛相關的,處處體現出依然如處子的熱愛和純情。“想你的時候/我不敢抬頭/深怕那滾燙的熱淚/噴涌而流。”實際上,這也是所有詩人的一種情節。故土,生命的來處,人生的起點,情感的源頭。我們在故鄉時,許多地方是遠方;我們在許多地方時,故鄉成為遠方。但是,不管我們的人生能走多遠,生命的起點才是一切。

    很多時候,我們能夠走得更遠,我們能夠堅守著內心,我們能夠不畏挫折,就是因為我們有可以回歸的地方,可以棲居的世界。一個能夠把心安放在詩意中的人就一定是擁有創造力,擁有生命力,擁有感染力,擁有審美力的人。

“不再嘆息。我感謝

所有的失敗與成功

把所有的遇見都裝進生命的行囊

我聽到小河的低吟。和遙遠的鐘聲”

    這樣的感謝實際上就是對生命的敬畏,是對心靈的凈化,是對遠方的招喚。

有了這樣的“詩意”,有了這樣的希望,所以就必須會有“我把無數個日夜/和無數個思念。擁進懷里/那一刻。我擁有了整個春天”,一個擁有整個春天的人,一個擁有整個春天的詩人還能失去什么?

“千萬年。千萬里

千萬年里。我在追尋

你的光芒。在天際的縫隙里

有我的天涯。和你的遠方”

是啊,閱讀雷鳴的詩,就可以和他仗劍走天涯!走在夜里,走出夜色,會有什么?

是為序!

 

梁生智,山西省定襄縣人,60后。現任山西省《五臺山》文學期刊主編。山西省作家協會會員,忻州市作家協會秘書長。在《詩刊》、《星星詩刊》、《詩歌報》、《詩神》、《黃河》、《山西文學》等全國各地文學報刊發表小說、散文、詩歌、評論作品。策劃、翻譯的《馬可·波羅游記》由中國文史出版社出版,并再版發行,后由香港商務印書館改編為青少年讀本在香港出版。出版個人詩集《一個人的愛情》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20-3-28

 

掃碼添加微信購買,可以得到詩人簽名詩集!

圖片

 

返回列表

欧美一级高清片,欧美最新r级限制片,一级am片欧美,欧美黄片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